1. 首页

一号人物:币圈最直男的女投资人

她是币圈最直男的女投资人,在潮流中逆人性为之,在风暴中静如处子,在死水中造势。

来源:一号财经  作者:子雨、皮爷

“她是币圈最直男的女投资人,在潮流中逆人性为之,在风暴中静如处子,在死水中造势。”

一号人物:币圈最直男的女投资人

在银泰柏悦居10层, 我们见到了任骏菲。

一进门正面玄关挂着两匹马,马前放着两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头像雕塑,一座金一座白,头像座下雕刻着一排字,“CASH FROM CHAOS”, 正是现在外界看区块链世界的真实写照。这雕塑本是主理人泷泽伸介的作品,讥讽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商治国。右侧是半面墙的烈酒和一个红酒柜,烈酒下养着一缸热带鱼,在摇曳的珊瑚中若影若现。

“珊瑚特别难伺候,水温,纯净度,光照一出现偏差,珊瑚虫就萎靡,珊瑚虫一萎靡,鱼就没家,一没家就会性格暴躁。”

稳重、干练、令人如沐春风,是任骏菲给人的第一感觉。

“不诚实的项目绝对不投。市面上已经一堆泡沫了,每个项目都融到了超出本身估值的钱,如果创始人你再不看好,为什么要帮他?”

以人为本,笃定谨慎,这是红岸基金的投资逻辑,也是任骏菲的出手准则。

或许这也是她敢ALL IN区块链投资的勇气所在。

一、初次识链

23岁大学毕业的任骏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年之后的自己会对大学所学产生如此强的忧虑感和危机意识。

“当时本能反应是,如果区块链被应用到了审计行业,我们接受多年的教育都会作废,查一个数据追溯到几年前,翻一个INVENTORY翻到表层下几米,都是时间精力的浪费。一旦数据上链,颠覆的是整个行业和若干年的职业高等教育。”

24岁那年,毕业第一年的任骏菲开始有了被行业淘汰的恐惧和危机感,此时的她被区块链吓出一身冷汗。

“恐惧是成长的源动力,我非常不喜欢那种被潮流顶着走的危机感。”

年轻的任骏菲开始迅速转型。

“刚开始做了个利用交易所搬砖套利的跨境转账公司,不过这次的创业结果就是coinbase(美国最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把我拉上了黑名单,直到今天也没有放出来;后来还做过区块链溯源,关于珠宝和奢侈品,单身匹马跑到深圳和周大福合作,最后也没成功。”

一番折腾后,她得出结论:区块链不是刚需,要被接收和落地还需要一定时间,对于当下人们的意义是“NICE TO HAVE, 而不是一个HAVE TO HAVE.”

彼时恰逢币圈熊市,残酷的现实打醒了任骏菲,她开始对区块链行业失去信心,也对自己之前的选择产生了怀疑。

二、隔岸观链

2015年,万念俱灰的她遇到徐小平,入职真格基金。她开始沿着传统投资行业的岸边行走,通过接触大量的投融资案例,任骏菲逐步找到属于自己的投资逻辑。

银泰柏悦居,31楼,徐小平会客室。

在徐小平的餐桌上,任骏菲第一次见到了火币创始人李林,彼时恰逢火币网把财猫分拆上市的档口。徐小平是火币网最早的投资人也是董事。

2018年的分红证明,这笔投资成为了真格基金历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但于当时而言,这仅仅是一个新赛道初期微不足道的布局。

“什么是比特币?”当时的徐小平问了李林这样一个问题。

“网络黄金。”李林只回答了四个字。

网络上的黄金,总量限定,可挖矿,可拆分,可溯源,可增值,可炒作,可交易,可识别,每一块黄金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码。

去中心化的理念、P2P的无成本信任机制、基于智能合约的审计公正,让任骏菲开始重新审视区块链这个行业。

三、出走火币

2018年,任骏菲从火币离职,创立红岸基金。

历经真格,火币,任骏菲在传统VC行业和区块链领域积累了深厚的人脉与资源。

“任总很具备实干家的能力,有传统VC的底子,有足够的团队人才,足够的基金,足够的市场资源和足够好的人品。

传统基金入场因为不懂得区块链市场的逻辑,所以需要找一个类似任总的专业区块链基金作为合伙人和基本的‘知识顾问’,来规避掉一些不必要的成本,进而加速进入区块链的节奏。”熟悉任骏菲的朋友这样评价她。

进退有度,务实理性,这是任骏菲的特点所在。

“我们老板比较喜欢END的感觉。不同于项目的发散性,投资项目自己可以把控进场与离场的节点,对于环节的掌控较强。”谈及任骏菲为什么选择区块链中的投资部分切入时,一位红岸基金的同事这样说道。

四、投资看人

相比于资源和技术,任骏菲更看重项目方团队本身。

“因为资源和技术终究是从人为起点发散出去的,所以究根结底投资最重要的要素还是人。

当然,除此之外,红岸基金投资项目还看其他三个维度:项目定位、技术评定、市场关注度。”谈及投资标准时,任骏菲如是说道。

“我们绝对不做空气币项目。”紧接着她补充道。

对于当下的“区块链红利”,任骏菲也有自己的看法,“市面上大部分都是泡沫,乘以一个市盈率的估值,就催化成了市场的兴奋剂。”

“作为一个风险厌恶者,我建议大家不要投自己看不懂的项目。比亏钱更可怕的是,赚到了一笔不知道怎么赚到的钱,这种错误的正向激励会让人在错误的道路上以为得到了正确的指引越走越远。”任骏菲以多年的投资经验这样提醒刚入圈的“韭菜们”。

当谈到从传统VC转型区块链投资的角色转变时,任骏菲摇了摇头。

“传统VC融资套路和区块链融资套路的思维方式完全是相反的。”

传统VC融资中的第一笔钱一般是创始人的FRIENDS AND FAMILY FUND,即拿亲友团的钱先出来一个毛胚产品,创始人拿这个产品去融资。

然而在区块链融资中,一般是先融资再去做产品。全团队先尽力PR几个月,看能融来多少钱,再看基于融来的钱,能做多大的事儿。

“红岸基金相当于一个区块链教育基金,也是行业教育基金,我们会努力孵化有意义的新项目,成就自己不如成就他人。”采访最后,任骏菲这样定义红岸基金。

“这个现象,对于有融资需求的创业公司,自然是一片美好,但我经常告诫创业者的是,你要思考清楚自己的融资成本在哪里。越是看似无成本的,成本往往越高。”任骏菲说道。“因为你在消耗别人附加在你身上的信任值。”

面向长安街的大厅里,墙上挂着一幅刀笔八骏图,一匹红马,领群狂奔,恢弘有力,还真是应了红岸这个名字,在今天出跳,去接引彼岸。

在潮流中逆而为之,在风暴中静如处子,在死水中奋起造势。如果非要给任骏菲贴个标签,币圈最直男的女投资人或许就是她了。

一号人物:币圈最直男的女投资人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一枝资讯用户投稿,不代表一枝资讯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